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幸逢那場大考 人生從此不同

時間:2020-07-07 08:57:38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晚報 作者:記者 馬紅光

記者和周業薊(右)

退休賦閑在家的韋達昭依然愛看書

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,時代在變,高考也一直在變,它充滿苦澀卻讓人回味無窮,承載著希望又烙著時代的印記。提起43年前這個沉重的話題,老三屆,特別是66屆高中生,都會百感交集。歷史跟他們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,許多人因此改寫了人生。

最艱辛的高考,最幸福的回憶;謴透呖家呀40多年,今年因為疫情,高考時間從6月7日延期一個月,而在非典疫情爆發的2003年,高考則從7月提前到了6月,另外還有幾次,高考時間都作出了調整。時間在變,不變的是學子們的上進心,他們傳承著努力拼搏的精神。每一個年代的高考都有每一個年代的背景烙印,本報采訪了多位“過來人”,請他們敘述一番自己那段讓人畢生難忘的高考記憶……

周業薊:

零分數學上大學 創造傳奇

幾番聯系,記者終于聯系上了一名創造零分科目上大學的傳奇人物。他叫周業薊,容縣十里鎮大坡村人,原梧州外貿公司經理,退休后定居廣州。

周業薊是玉林乃至廣西的傳奇人物,1979年考上了廣西桂林師范學院(現廣西師大),但其中有一門科目數學的成績是0分,屬于學校破格錄取的本科大學生。

為什么破格錄取他呢?那是真的有酒有故事的了。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的三年高考,高考錄取率非常低,考上大學,就意味著“干部身份”,是“鐵飯碗”。那是一個背負著整個家庭命運去奮斗的年代。在周業薊看來,高考,完全改變了他的命運軌跡。

周業薊的父母都是老師,父親還是著名的中山大學畢業生,曾經在廣西大學、桂平潯州中學、容縣中學任教,母親在現容縣容州鎮第三小學任教。按說這樣的家庭,兒女的讀書條件肯定是好的?上г谀莻特殊年代父母均受到迫害,周業薊少年時基本過著遭人白眼歧視的日子,參軍、招工都與他絕緣,更不用說上大學了。

周業薊告訴記者,他考大學的時候,文化水平其實連小學都沒有讀完。1977年從收音機聽到恢復高考的消息,其中有一個條件是相當高中生水平的青年可以參加高考,讓他躍躍欲試。其實,周業薊在農村勞動中,勤奮自學,除數學外基本完成了初中、高中的功課。雖然只讀過小學幾年,在母親與哥哥的鼓勵下,周業薊大膽報名參加高考。但審查資格部門以沒有高中畢業拒絕他參加考試。

1978年,他繼續報名,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他的高考成績居然上了本科線,其中數學0分。但因為他的家庭成分,政審被截下了。一年后7月7日,高考重新開始,他又考出了驚人的高分入一本分數線,廣西桂林師范學院招生人員經過對他的了解,認為他學習的韌性值得尊敬,是一個勵志的故事,破格錄取他入中文系讀書。高考一科目0分,小學沒畢業的他居然高分躋身一本大學,成為了一個傳奇。

韋達昭:

大學夢,從夢碎到夢圓

現年已古稀的韋達昭,提起昔日的高考往事,他一時不知從哪里說起。

韋達昭,1966年的容縣高中學生,是老三屆的老大哥。據他回憶,原來1966年高考容縣考生是要赴北流考試,原因是那個年代高中畢業生不多,容縣、北流輪流開設考場,學校聯系好車輛和住宿的地方。6月底,中央下發通知,當年停止高考,大學停止招生。史無前例的“文革”浩劫爆發,他與許多學子大學夢斷,心似死水,而且那年的高中生拖到了1968年才畢業離校,成為五年制高中畢業生。

農家子弟的韋達昭,只好回到容縣十里公社大萃大隊務農,曾去過六九二七修鐵路、修江口碼頭等。1974年曾獲得一份上工農兵大學的推薦表填,心情激動,大學夢又死灰復燃。但保送表送上后,卻石沉大海沒有音訊,大學夢再次破滅。

后來,韋達昭成了一名文辦教師。直至1977年深秋,中國大地響徹一聲春雷——高考恢復,他猶如久旱逢甘露,似長夜現曙光,率先報名,并開始挑燈夜戰復習高中功課,還徒步到容縣高中聽高考輔導課。但不久得到消息說,上級領導不批準他參加高考,原因至今不明白,大學夢再一次夢斷。那時,他常感嘆自己命運不濟,親朋好友也勸說他放棄吧。他一度輾轉反側,夜不能寐。

轉眼1978年高考在夏天又來了,他反復思量,把心一橫,決定再搏一次。這一次老天開了眼,他如愿以償考上了玉林師專(現玉林師范學院)。接到入學通知書那一天,男兒有淚不輕彈的他,也忍不住流下了淚水。圓這個大學夢,他整整等待了12年。那時他已經30歲,結了婚。大學期間是學校優秀的學生會干部,畢業分配可以選擇其他單位,因為老家有自己親愛的妻子,他要求到老家附近的十里公社大坡僑中教學,后分配到十里中學任教數學。1985年任教導主任,之后夫妻一直忙碌在教育線直至退休。

原標題:幸逢那場大考 人生從此不同

責任編輯:鐘勇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月排行榜

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